華髮負春風

存档灵魂:

Things Left Unsaid
有些事无需言语

 

【歌词】

 

We certainly are underspoken and understanding
But there's a lot of things unsaid as well
Weshout and argue and fight, and work it on out
诚然话不出口我们也就无法理解,
但是有很多的事情却未必说出口,
无声的呐喊,无言的辩解,沉默的战斗,
会当此刻,无言却胜过有声。

 

这让我想起了……布洛茨基的名诗《静物》

 

静物 ——人与物将我们团团包围。无论是物是人,都在折腾着我们的眼睛。 倒不如在黑暗中生存。说什么?说白昼,说黑夜?或者东扯西拉。要么谈谈物体。对,谈物不谈人吧。


【美国】布洛茨基


死神将会来临,取走你的眼睛。
——帕韦泽

 

1

人与物将我们
团团包围。无论是物是人
都在折腾着我们的眼睛。
倒不如在黑暗中生存。

我坐在公园里,
在长凳上观望
结伴而行的一家人。
我厌倦了亮光。

根据日历的记载,
这是一月,是冬天。
待到厌倦黑暗时,
我再开口发言。

2

时候到了。我准备发言。
从何说起?这没什么关系。
只要开口就行。我能沉默,
但最好还是诉说几句。

说什么?说白昼,说黑夜?
或者东扯西拉。
要么谈谈物体。
对,谈物不谈人吧。

人是注定要死的。
所有的人。我也难免一死。
谈人只是徒劳无功,
如同往空气中书写文字。

3

我的血液变冷。
冷得实在厉害,
胜于冰冻三尺的河水。
人不是我的所爱。

人的外貌今我厌恶。
他们那一张张脸膛
嫁接于生命的躯体,
显出不会脱落的模样。

他们面部的表情
使灵魂感到可憎。
犹如对一个陌生者
进行阿谀奉承。

4

物更为赏心悦目。
无论是根据它们的外形
或是深入它们的内部,
都没有善恶可分。

物体的内部——是尘埃
残骸。蛀木虫。内壁。
还有干枯的幼虫。
摸上去不太舒适。

尘埃。被拧开的灯光
照亮的只能是尘埃。
哪怕物体封得密不透气,
它也被照得富有光彩。

5

这古老的食品橱,
无论是外形还是里面,
都能让我联想起
那个巴黎圣母院。

搁的内部是一片黑暗
拖布和圣徒的法衣
也无法拭去尘埃。
通常,就连物体自己

也不妄想战胜尘埃,
并不为此枉费心机。
因为尘埃——是时间的躯体,
时间的血肉之躯。

6

近来我经常沉睡
在白昼的明亮的时刻。
似乎死神眼下正在
把我试验,把我检测,

它把一面镜子放近
我依然呼吸的嘴唇。
看我是否能够承受
在白昼中不复生存。

我没有动弹。我的双腿
冻得恰似两根冰柱。
一根根青筋纵横交错,
犹如大理石上的纹路。

7

物有自己全盘的考虑,
这一点令人惊愕,
它们纷纷退出
以词语构成的人的世界。

物不停滞,也不运动——
这全是胡言乱语。
物也有自身的宇宙空间,
绝不存在超然在外的东西。

物能被砸碎、焚烧,
或被掏空、毁坏、抛弃。
然而在这些场合,
它不会大骂:“他妈的!”

8

树木。绿荫。以及
树下供根须缠卷的土地。
黏土的歪歪扭扭的图案
还有一排一排的磐石。
 

树根盘绕交织。
石头则以固有的重量,
自成一体,摆脱了
根须的反复纠缠。

磐石一动也不动。
无法推走,无法搬移。
树荫。树荫中的人
恰似落网的鱼。

9

物体。物体的褐色。
它的轮廓已经模糊。
一片昏暗。此外,
什么也没有。这是静物。

死神降临并且发现
一具尸体,它的安宁
表明死神已经来访,
犹如翩然而至的女人。

这真是荒谬绝伦:
头颅、骨胳、钐镰。
“死神将会来临,
取走你的双眼。”

10

圣母对基督说:
“你是我儿子还是上帝?
你被钉在十字架上。
我怎能回到家里?

“当我还没有弄清
你是我儿子还是上帝
你是死了还是活着,
我怎能跨进屋子?”

基督对她答复说:
“妇人啊,这其实没有关系,
无论是死了还是活着,
儿子还是上帝,反正都是属于你。”
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或许,我只是个小丑。sue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roy520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3. 華髮負春風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4. 曼嘎啦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5. 牧神潘恩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6. bbbSailorsheaven 转载了此音乐
  7. 阿里席学刚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8. 曰——书籍上的亡命徒啊,给我唱首歌吧。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 到 四点钟走马灯-子夜